WordPress 10/8/2017

每周恆常地從高漲的情緒慢慢落下來,似乎工作以外要做的便是放鬆休息?只是真不見得會有那麼順利……
今日在廳睡到十二時起身後為了可以有時間去跑步就早少許開工,但今早的東西真不能說笑,張震遠被捕已經相當爆炸,然後北韓還要完全說清想怎樣炸關島,實在太危險了好吧?
好不容易二時多寫好稿就出門去跑步,少了運動之下搞到現在跑長途一點或辛苦一點也頂不到,這可不是好事好不好?或者可能是自己的情況已跌到自己不清楚的地步了……
可是跑步的同時卻忘了落米煮飯,於是今日又遲了點食飯並遲了出門,雖然現在追坐的都是同一架車而已;回到公司後如常寫稿,但今日沒有太多好寫的,加上周四例牌放軟= =
工作的同時看了這晚的Viu,記得去年看《綠豆》時只覺得瑪嘉烈仆街而大衛比較上是受害者,但《前度》除了瑪嘉烈的仆街度持續增加外,原來大衛一樣仆街,明明有女死心塌地對他還要做狗公甚至響party度當住條女面前隔空放閃,實在令人嘔心;然後《又要威 又要戴頭盔》繼續上周童星的話題,真的有苦自己知,直頭有人說身邊有人成長之後當成是黑歷史,不過現在發明星夢想仔女一朝得志的老豆老母也實在太多= =
而晚上入版時都算是很順利沒大困難,特別是沒改太多東西真的幫大忙,讓自己寫入好版後還有點時間寫稿,不過最近情緒上已沒之前那麼好,怕不是因為不想現在一味地死做——大概也真要思考之後的事?
PAD方面繼續在練寵,美服趁有空檔就打些不動龍回來升手上的兩隻不動明王,最近系列神的究進和其他真的非常慢,注意力全去了限定和新的MP寵那邊去OTZ

明日放假,暫時也不知道應該做甚麼,當然出去行是一定的了但到底應走向甚麼地方?自己也不太肯定……

這兩日都是說四川阿壩州九寨溝縣周二發生黎克特制7級地震的了,至昨日已導致19人死亡及263人受傷,其中10人重傷,經救援隊伍搜救,震區昨日相信已沒有被困遊客,截至昨下午近6萬滯留災區的遊客已轉移疏散完畢;事發時本港旅行社在當地約40名團員證實全部安全,並已離開九寨溝,明日救援黃金72小時將結束,隨着國家救急響應級別下調,如不再發生高強度餘震,人員傷亡及財產損失情况預料不會再擴大——但已經有市民說當局有瞞報災情了,到底是否真的這樣?
屯門興德學校被揭有「影子學生」及管理問題,引發警方循兩案件介入調查,副教育局長蔡若蓮透露,局方昨將學生請假文件和校方向局方上報剩餘學額文件轉交警方處理;據了解,警方昨接獲教育局轉介的文件,正追查該批文件是否有問題或作假,案件正由屯門警區重案組跟進,而警方早前已收到另一舉報,指校方涉聘用教職員時使用虛假文件,看來這學校有排煩!
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於2014年發起重奪公民廣場,掀起佔領運動序幕,事後3人分別被裁定非法集結,及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罪成,判罰社會服務令及緩刑,律政司不服刑期過輕,昨向上訴庭要求3人即時收監;法官楊振權認為重奪公民廣場中的「奪」字已有暴力意味,明言根據以往非法集結案例,案情若涉暴力被告均要收監,案件押後至下周四裁決,三子揚言已做好最壞打算,但實際上根本便是政府在窮追猛打所致!
政府推出高鐵一地兩檢方案,建議劃出部分西九總站地方作「內地口岸區」,內地擁全面司法管轄權,引起泛民及部分社會人士批評,港大法律學者張達明建議把內地執法權力收窄至限於海關、入境及檢疫,但授予內地人員相應逮捕及遣返權,認為既可堵塞法律漏洞,對法制的破壞亦較小;政府發言人回應稱,過去曾探討有關建議,但認為並不可行,因不可能界定哪些內地法律是辦理內地通關必須的法律,亦會出現法律及司法管轄權重疊的問題,可是到底是否真的這樣?
上周珠江口撞船造成大量棕櫚硬脂污染港海事件,至昨日仍有近百噸油污未清理,環境局副局長謝展寰昨首透露,漏油的是外國註冊貨船,律政司現正計劃向涉事船公司進行民事索償,追討清理油污費用;另外謝展寰亦承認日前稱「即食麵都有棕櫚油」的言論不妥,因大量棕櫚硬脂確可能污染海水,當局將繼續清理油污並檢討中港通報機制,那到底何時才能清完?
由政府撥3,500萬元籌備的電競音樂節活動風波尚未停止,香港電子競技創辦人鍾培生昨於《明報》刊頭版全版聲明,質疑電競節表演韓國藝人由旅發局主席林建岳旗下寰亞代理,記者曾向林建岳查詢,林透過律師行發聲明否認,可是今次搞得有多好大家都有眼見的了?
美國與北韓緊張情勢遽然升溫,在美國最新情報指北韓已擁有真正具威脅的核武、引致總統特朗普嚴厲警告北韓當心遭到美方空前的「烈燄與怒火」回應後平壤不甘示弱,昨天痛批華府挑釁,揚言正籌劃發射導彈打擊美國的戰略前哨重地關島,令核戰陰霾籠罩美朝,而如前述甚至連整個計劃也說了出來,可這真的是好事嗎……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打算為太太布麗吉特(Brigitte Macron)設「第一夫人」官職的計劃,因犯眾怒要泡湯,反對者批評馬克龍一邊承諾打擊政壇用人唯親文化、卻一邊給予妻子官銜是虛偽;愛麗舍宮堅稱總統原意無非想令「第一夫人」的開銷更透明,可他大概真的以為自己做甚麼也沒問題?作為新人更要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