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Press 13/6/2017

當想做的東西越來越多,就只會感到時間越來越少,不要說取平衡了,想要抽時間也是那麼困難……
今早細姨突然走了上來家中玩阿妹帶回來的狗,所以其實很早就醒了而只是想多睡一會,也許真要重新習慣一下醒後起來,否則好些時間只會白花掉= =
(近早上落到三號風球後早上又紅雨,到十一時多才完全解除天氣問題)
食完早餐後開始工作,因為外面的天氣仍是不穩定所以都未太能出去跑步,這也導致自己工作起來放慢了,當然這不是甚麼好習慣——不過這數日E3當中今日公佈了PS4、XBox及PC跨平台的MH新作,雖然是open world及作畫有點令人擔心但已足夠令索尼死忠high起來了OTZ
二三時多寫好稿後便開始看片及食飯,到四時出門上班,這日算是近來比較早出門的一日?外面其實也沒太大雨所以也沒大問題便是……
回到公司就開始寫文、而且要補多一點國際稿,同時也和上司談了一下另一項計劃,如果能落實到對自己也有幫助可時間自然變少了,可自己認為是值得的…….
寫稿時沒有太大問題(雖然港隊對北韓的比賽分了一點心,《詭探》也變得越來越有趣),這日入版的內容不算太多所以比較快做完,但因為自己關電話後再開機時突然靜止在開機畫面不動且呈高熱,這分分鐘代表電話又壞機所以馬上找重開機方法——幸好重開之後沒問題,只是仍需要小心= =
PAD方面這日的情況都沒有太大分別,最少美服的挑戰降臨打掉了最難的一些關,日服打巨人但也沒有掉太多升技相片?在山本上修了部份寵之後中了的鎧巨人就更有練好的價值了……

周三持續新的工作,只是同時要應付新的計劃,時間上也實在有點趕,到底能否完成到?也許早點起身就好了OTZ

台灣「時代力量」和民進黨多名跨黨派立法院委員,在香港回歸20周年前夕成立「台灣國會關注香港民主連線」,以此平台協助香港爭取民主,三名立法會議員包括香港眾志羅冠聰、人民力量陳志全、朱凱廸,以及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和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等,昨都有到台灣出席「連線」成立的記者會以示支持;有建制派認為香港的本土自決派和台灣時代力量等立委都屬「暗獨」,形容這是「禍港」行為,有民主派議員就認為台灣多些關心香港非壞事,現在就看某些人是否要上綱上線!
旅遊發展局將於8月4至6日於中環海濱首辦「香港電競音樂節」,除有韓星助陣外,更邀得全球玩家最多的遊戲《英雄聯盟》20位前職業選手參與「王者回歸」賽事,為全球首個同類比賽,當中來自香港的選手Toyz及歐洲代表xPeke等均是世界冠軍,預計吸引約6萬人在港觀賽,並會網上多語直播,而LoL全球總決賽便曾錄得3,600萬人在線觀看——當局算是開竅了,但只有LOL沒有街霸就有點可惜……
「長毛」梁國雄被控收取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25萬元捐款後未有申報,辯方昨陳詞指控方打算列作證物的立法會紀錄及傳媒報道與案無關,反對呈堂;又不滿控方突然稱口頭披露利益衝突也不夠而需書面登記,否則亦屬違規;法官最終裁定案件表證成立,相關證物亦可呈堂,案件今日續審,他也實在是面對各種矛盾了……
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昨公佈「2016年青少年與性研究」結果,調查顯示近九成中學生表示將來會結婚,但18至27歲組別的青年卻少於一半想結婚,該組別受訪者表示會生育的亦由10年前約七成減至約五成,更有一成青年表示不會生育;女生不生育原因主要怕失去自由,男生則多因認為現今社會不適合孩子發展而不想有下一代,學者表示調查結果反映本港人口老化問題,建議政府製造遠景、改善社會氣氛,增加青年生育意欲,但當開支根本支撐不到的話生完也養不了好吧?
法國國民議會首輪投票昨天有結果,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創立短短一年的共和前進黨可望與盟友最少拿下七成議席成為第一大黨,是1958年第五共和國有史以來最強議會優勢,但同時投票率只有49%是紀錄新低,學者指似要提醒馬克龍不要自滿,這也代表他襄狼很長的路要走!
英國首相文翠珊上周領導保守黨在大選中慘勝,雖勉強保得住執政地位,但黨內疑歐及親歐派內鬥一觸即發,前者逼迫文翠珊貫徹「硬脫歐」,後者要求她改行「軟脫歐」;文翠珊在左右做人難的困境下宣佈改組內閣,以平衡兩派勢力,穩住她如履薄冰的相位,迎接下周與歐盟展開的脫歐談判,只是肯定不會順利便是……
今年是英國威爾斯王妃戴安娜逝世20周年,她生前受訪錄音的文字版在新版傳記中曝光,揭示她與查理斯王子婚姻破裂的內幕︰原來她早在婚禮時已飽受情敵卡米拉折磨,度蜜月時更頻頻發噩夢夢到對方,很快便陷入抑鬱,婚後數周就曾嘗試割腕自殘,情況看來真的很差,也或者在童話背後原來是這樣的故事……
《看見台灣》金馬獎導演齊柏林等3人,上周六於花蓮山區空中拍攝《看見台灣II》時直升機墜毀罹難,台灣國防部昨應花蓮縣政府要求,派遣台軍C-130運輸機,將3人遺體高規格送返台北松山基地,讓齊柏林作「最後一趟飛行」,遺體登機及運抵台北時上百名空軍士官在兩側列隊致敬,這真的是很高規格的待遇了吧?
五月中旬,兩名中國人受韓國機構僱請在巴基斯坦傳教被ISIS綁架撕票,引起內地當局關注,有內地媒體指韓國教會近年通過各種方式向中國滲透,並以基督教、文化交流名義在中國境內建立據點拉攏信徒,多次被中國公安機關查處,可是這大概與宗教不自由有關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