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Press 2/6/2017

在休息日繼續找著不同的東西做已是常態了,當然做到多少便是別話……
今早仍然是十一時多起身,因為這日真的沒有甚麼大事做,結果在家就一直玩手機以及上網看其他東西,拖了很久才開始寫稿——因為昨晚已搞了特朗普的稿,所以今日就要花點時間搞馬尼拉那邊的事,當然放假之下拖到二時多才開始搞也不出奇了= =
去到三時多之後都是出去行,但在大眾看書看了一個多小時,日本人真的很喜歡寫那些精神分裂的書好吧?之後去了碼頭新開的酒店走走,那邊的平台不大但在那一帶高出來的位置也已很不容易了,然後還有個小型food court大概日後可以試下,只是價錢都不那麼便宜……
回家前去了一下圖書館,有時間的話應該要去借講越南的書了,然後回家在老媽下樓時又被老豆就工作的人工抓著訓話,說得很平靜但根本便是壓力好吧?而且開口埋口講拍拖結婚,現在這年代不這樣才是另一種常態好吧?
晚飯後就先幫拿書來的表妹溫書,但是IS的話自己都幾乎忘掉了好吧?再教完中史到明末之後帶表妹回家,然後繼續剪片,幸好也沒有太複雜的內容而能早做完,還可以慢慢補回這晚未看的ViuTV節目= =v
PAD方面兩邊都主要是打升技,美服升完了慶次及暗魔導書,日服則主要打挑戰地城以及試著在女英關多打一點代行蛋龍給木代行食……

明日將會去個朋友的婚禮,話說是今年的第二個,沒記錯的話應是自己的舊同學或是舊同事,還真的忘記了OTZ

話說最近很多東西想做,除了想去科學館的木乃伊展和文化博物館的羅浮宮展,也想在多玩MHXX以外將PSV的GER給打完,因為最近才翻煲了動畫……
美國總統特朗普將於當地時間周四下午3時就美國是否退出控制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巴黎協定》一錘定音,結果如前述他宣佈美國將會退出,這自然是引來大爆炸!面對美國退出在即,中國跟歐盟作為全球最大及第三大排放體成為維繫《巴黎協定》主力,中國總理李克強及德國總理默克爾昨會面時,強調將繼續履行對《巴黎協定》的減排承諾,呼籲其他國家合作,只是中國真會做到減排嗎?
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IMD)最新發表的2017《世界競爭力年報》,香港蟬聯首位,但在繁榮的背後反映當地市民生活水平的「生活成本」一項中,香港卻排尾二,僅勝過經濟崩潰並出現惡性通脹的委內瑞拉,這自然是香港的隱憂好吧?
教育局前日公佈《中學教育課程指引》,要求於「生活與社會科」教授15小時基本法,局方前日上載教材套,新教材附上影片,當中以校長和班主任比喻中央人民政府與香港特區關係,並稱「由哪位老師出任班主任由校長決定」;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認為比喻「勉強可以講得過去」,但若其意思是「班主任由誰做完全由校長決定」則完全不符合基本法條文,可總是有好些人認為沒問題!
梁振英昨出席任內最後一次立法會答問大會,泛民集中火力追問他收取澳洲公司UGL約5000萬元的事件,要求他出席專責委員會會議,又質疑民建聯周浩鼎獲委為平機會委員涉私通利益;梁振英沒正面回應,指專責委員會若是「炒冷飯、政治騷」,則「答案很簡單」,他表明自己曾主動向中央交代UGL情况,中央亦感到滿意,可其實根本就不想答吧?
美國總統特朗普團隊的「通俄門」事件,因上月9日革退聯邦調查局(FBI)前局長科米而急速發酵,CNN引述消息稱科米計劃下周四出席參議院情報委員會聽證會,預料他將指控受特朗普施壓,被要求中止調查前國安顧問弗林與俄關係;《衛報》報道,英國獨立黨前黨魁法拉奇亦是FBI的通俄門調查相關人士,似乎這些都有排煩……
英國下周四大選,最新民調顯示保守黨被工黨追近至只差3%,英國廣播公司前晚舉行直播辯論,首相文翠珊拒跟其他黨領袖論政,被嘲政治龜縮;代上陣的內政大臣盧綺婷遭六大黨圍攻,而她剛丁父憂之下工黨轟文翠珊不近人情,到底大選的情況將會如何?
五年前的6月2日,不少香港人才第一次從電視上知道湖南工運領袖「李旺陽」的名字,當年6月6日李旺陽離奇「自殺」事件更牽動全城,觸發港人遊行;5年過去,他的妹妹李旺玲早前接受專訪時說從不相信哥哥是自殺,她又擔心自己接受訪問會重蹈哥哥的命運,強調自己「一定不會自殺」,而是要替哥哥看到民主中國實現的一天,可是只怕很難等到……
而今年六四事件28周年,雖然中共當局使盡手段讓國人忘卻那段歷史,卻只是徒勞,像近日有一名六四親歷者公開了一批塵封了28年的照片,喚起人們對那場曾經轟轟烈烈的民主運動的記憶;再度證實由大學生們發起的天安門民主運動,曾獲得北京各界各階層熱烈支持,證實中共出動軍隊戒嚴鎮壓不得人心,只是當事人是去到美國才敢公開……
流亡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大爆中共黑幕,美國明鏡集團創辦人何頻昨在網上透露,5月下旬中共國安部派高官率四人小組赴美擬要脅郭停止爆料不果,而小組成員回國時,在紐約甘迺迪國際機場遭美方數十荷槍實彈特警攔截盤查,險釀中美外交風波,之後的角力將會如何?
五月最後一日成中共「判虎」日,全國從南到北有8貪腐「老虎」判刑,不僅創了十八大以來同日宣判老虎最多的紀錄,如此密度在中共史上亦罕見︰如香港老牌中資企業華潤(集團)前董事長、被稱為「超級梁粉」的宋林涉貪受賄案,昨日上午在廣州市中級法院一審宣判,他被控侵吞公共財物974萬餘元人民幣、受賄2,332萬餘元而遭判監14年,而廣東省前副省長、曾有「東莞一哥」之稱的劉志庚受賄9,817萬元人民幣,則在前日上午在廣西南寧鐵路運輸中級法院一審,遭判處無期徒刑,怎麼最近打得這樣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