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Press 20/5/2017 aka 燒完體力再出發

在少睡之下的發揮反而會更好?雖然之後很快就在狀態上打回原形便是,不過在這之前也聽到了很多新的知識……
昨晚遲了回家後遲了剪好片,自然就搞到遲了睡覺,在今早仍會去踢波的情況下就撐著起身,而因為下午有參觀所以自己也要早點走,也就早點出去以早點開始踢……
這日的天氣也實在超好跑,又陰天又有點風根本就最適合踢波,於是早段在前場衝時還入了球不錯的球,可是之後交波的準繩和力度都是未好好做好OTZ
為了多踢就沒有像平時一樣守龍門,前後踢了兩節不停衝,不過踢到十二時左右就閃人回家了,因為沖涼後又要準備出去,順手看的鎧武仍是為之後的劇情鋪墊而已……
趕去坐火車彼粉嶺後和朋友們會合,這日是我們職青團契約好了去粉嶺的夏達華聖經文物博物館,自己其實也是第一次知道香港有這樣完善的基督教博物館,對當中朕甚麼也是不太知道,因此很難說有沒有期望= =
整個參觀歷時約三小時且原來要預早預訂才能去,原來當中有不少各地聖經相關考古工作成果的成果,從仿製品到真品都有也是相當的利害?(在外面看了一些遊學或考察團的資料,參加金額真不能說笑)
不過大概最厲害的都是職員和義工們,說話反應超快之餘還能從展品帶出一些我們很少聽甚至沒聽過的聖經相關內容或裡設定(?),對理解聖經更多也是有幫助,不過因為時間所以也不是每組都能大談,最慘的是看了一定時間時就在場內釣魚,可仍是聽到講的好些內容OTL
六時多我們一行人離開後就分開了,我們會去食飯的數人坐朋友的車到火炭食大排檔,雖然每人要近123元但飯菜數量真的很多也吃得夠飽,算是很不錯?
由朋友載回附近並回家後回家後被老媽叫為下周換分體冷氣前將書櫃內的東西都搬出來,雖然有少許東西丟了(像那個CD盒及大量自己已沒用的CD)但大部份都留住了,結果就是裝了兩個行李箱及三個小袋,要找地方擺相信也會有點難?
(接著看的逃恥,星野源做的男主角果然就是給人來代入的,各種Forever Alone和妄想)
PAD方面美服升完了水火女英,然後就回去打黑貓了,日服則不時試打新的那個骸龍喚士且也試過去到最後一層,只是敵人的輸出能力仍是非常的不科學,所以都打不贏= =

明日照舊教會加上班,最近日子各種遲睡,怎樣都不是甚麼好事……

民建聯周浩鼎提交特首梁振英修改過的立法會調查UGL建議文件事件繼續發酵,周浩鼎昨早辭任委員會職務,但無助平息事件,民主派計劃下月啟動彈劾特首議案,同時對周浩鼎提出譴責動議;建制派把事件焦點轉為追究泛民委員泄密,以及要求與梁振英有訴訟的梁繼昌辭去委員會職務,但梁繼昌是被告也不能聽?那麼689告了所有人就全部人都要走?
高鐵香港段「一地兩檢」安排仍未有定案,《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全國政協胡漢清昨受訪時稱,根據國務院1997年7月頒布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區域圖》,並無列明地底屬於香港自治範圍,認為特區政府假設高鐵西九龍總站地底部分屬於香港,是「跳了一步」,可是這句根本又是站不住,連空域也沒寫的話飛機如何分,這樣又怎樣計?
因應樓市熾熱,金管局連續兩周五出招,昨日宣佈推三大措施,包括提升大型銀行按揭業務資本金要求,並針對兩類高危按揭貸款借款人,分別下調按揭成數上限及供款與入息比率上限;地產界普遍認為,新招對實力雄厚投資者影響微,預期樓價仍會上升,反而提升銀行資本金要求一招可能令銀行稍為提高按揭息率,到底能否令樓價回落恐怕只能等…..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美國政府正考慮擴大禁帶手提電腦登機的禁令,將涵蓋全球飛往美國的所有航班,此舉恐為乘客和航空公司帶來嚴重擾亂;彭博引述一名歐洲官員稱,美方提出了恐襲威脅的有力證據,他們覺得禁令勢在必行,而美國正積極與歐盟官員商討問題,看來肯定會有大爭論出現…..
日本內閣昨日通過日皇明仁退位的特別法案,稍後將提交國會審議,預計將在下月中本屆國會會期結束前通過;針對王室成員凋零,在野民進黨提出將設立「女性宮家」作為法案附帶決議,商討出嫁皇族女性是否可保有皇籍,成為討論焦點,但角色們還想打多少空戰?
而今日是台灣蔡英文總統上任一周年,過去一年蔡政府的施政備受台灣社會爭論,包括涉勞工假的「一例一休」、退休金及國民年金制度改革等;加上低薪及青年失業率高企,以及兩岸外交困境,令其民調一直「插水」屢創新低;蔡昨接見媒體訪問團致辭時仍強調,她不是為民調做事,而作為為台灣做事,她認為行動是由民調下挫是改革「必須付出的代價」,總不能為留下而選!
珠三角地區作為中國改革開放最早的經濟引擎,在劃注入新動力;過往曾出現多個合作項目或惠港政策,它們彼此重疊,更有部分淪「曇花一現」,令大灣區規劃的未來亦成疑,有專家認為過去行之有效的協議都不會改變,有關方面會審視整合現有政策找出好的東西,在大灣區規劃中運用得更好,可也只能守著繈鑾,真是各種擔心?
中梵談判過去一年進行得如火如荼,惟至今未曾公開任何內容,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相信,雙方協議的部份內容已草擬好,只是仍未簽訂,相信主因是北京除了主教任命權外進一步要求教廷交出其他權力,梵方未有答允,以致簽字一事膠着;他批評教廷中人為與中國建交「不惜付出任何代價」,認為教會不應向任何政府叩頭,只是教會世俗化之下真的會有這情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