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Press 4/10/2016

不安的暗雲繼續浮在天空中,只差到底人能做到多少去搶救可以救的東西……
基本上昨晚壞電話後心情持續不安,始終仍有相當量的東西有丟掉的風險,一堆手遊在衝event是另一件事,其他諸如whatsapp對話紀錄還有一些notes沒了才是更煩的事,而且因為Nokia的軟件出了問題用不到,必要時如何重新入歌也是個大難題OTZ
不過現在要擔心也沒用,12時左右起身後就先跑到家附近的那間修電話畸但老闆要三時才回來,只好先回家先寫早上的稿,而上次整電話的那個人卻又不在港(因為打電話沒人應,Juno又問了),看來就只好試朋友介紹的另一間……
有少許拖地寫好了早上的稿件、以及快食飯後就收拾好東西坐車出去深水埗找朋友介紹的另一個修電話的人,看樣子情況應沒去年那時糟,但都不能不先做心理準備便是= =
說好了初步情況後就閃人坐地鐵去上班,整段時間都是相當累是甚麼一回事?其實主要仍是不安的負能量作怪,但回到公司後也不能說甚麼了,照樣開始寫公司時的稿……
到七時多打電話過去問情況,被告知說仍可以抄資料出來,那情況大概未算太壞?問題是要自己帶USB或手指過去給,手邊好像沒有太大容量的SD卡,即是要另行準備了OTZ
接著的入稿時間都算順利(但星期一就要新系統投入運作,那肯定非常煩),頂著想睡的感覺將手邊的東西做完就衝去坐小巴,幸好又坐到了快車而令可以在家做好多點東西、包括砌回好那些音樂清單,問題是用甚麼軟件抄入電腦是最好?

看樣子明日都是要早起身,除了要去買大點容量的SD卡及正式的card reader外,亦是要早寫完稿就出去救手機的data(需時恐怕不會少),不過估計都不能用公司的時間去裝回所有東西了OTZ
(可是因為整理電腦的東西加上剛才死了一次機,這時都已快天亮了好不好)

特首選舉臨近,各界關注疑似參選人一舉一動,被視為熱門人選之一的財政司長曾俊華,昨應邀出席前財政司長梁錦松主辦的公益活動,席間梁錦松兩次開腔讚曾俊華,明言將團結香港的責任「交畀曾司長」,並輕拍對方背部笑言「對你好有期望」;有政黨及學者分析,梁錦松等同暗示自己參選機會大減,甚至表態支持其他人選,不過這真的沒有問題吧?
《蘋果日報》2013年在一篇有關華人置業前主席劉鑾雄的報道中,刊登他的醫療報告,遭票控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 ,案件昨開審;庭上披露擬當證人的劉鑾雄患上腎衰竭、心臟病及糖尿病,每周需洗腎3至4次,說話能力出現問題,在可見將來不可能出庭作供,看來四大家族真有甚麼事發生了…..
數百元一套的制服,或阻礙基層學生參加制服團體?民政事務局每年撥款500萬元資助學生參加童軍、交通安全隊、聖約翰救傷隊等11個團體,但不少基層家長對有關資助計劃一無所知,有人選擇放棄讓子女參加,有人則節衣縮食省錢為子女買制服;有前線社工亦不知道制服團體有制服資助。社福界及立法會議員均促請政府加強宣傳,令更多人受惠,但現在問題是新一代不肯參加好吧?
建制派昨開會後決定派出工業界梁君彥參選新一屆立法會主席,梁承認本來擁有英國護照,但在當選後放棄,如今已符合擔任立法會主席的資格;宣佈棄選的新民黨田北辰暗寸梁君彥連續四屆零票當選,認為他應面向社會,讓公眾看看他「有幾威」;又稱有人覺得有無形之手干預立法會主席選舉;至於誰是無形之手,田指「大家都假設係西環*中聯辦)」,不過他口說又真沒用OTZ
沙田水泉澳邨驚現「豆腐渣」工程,沙田區議員丘文俊跟進城泉樓一個單位廁所滲水個案時,發現原為混凝土層的廁所地台,竟全由鬆散沙石建造,「鬆到用手都可以挖開」,更夾雜報紙。有資深驗樓師指情況「唔可以接受」,擔心地台承托力不足,影響樓宇結構安全。房屋署解釋是建築施工期間,工人曾開鑿該單位廁所地台執修,但填回灌漿時出錯,但去到這個有利情況還有甚麼可令人可答?
2016年諾貝爾醫學獎昨日揭曉,日本生物學家大隅良典憑藉發現細胞自噬作用的詳細機制奪得殊榮,為連續第三年日本學者獲得諾貝爾自然科學類獎項,亦是歷來第4名獲得諾貝爾醫學獎的日本人。他的研究揭示自噬作用:終俎與伕支對人體衰老等許多重要生理運作均具重要性,一旦出現異常更可能引致癌症、柏金遜症等疾病,為理解疾病成因與尋求療法指引方向,希望能盡快完成?
哥倫比亞周日就是否支持政府與叛軍簽署的和平協議舉行全民公決,結果爆冷以0.4個百分點之微否決!雖然事後政府與叛軍雙方均表示,停火協議不受影響,不過哥倫比亞導致超過25萬人死亡、持續逾半世紀的內戰如何落幕仍然懸而未決,特別是當好些人反對今次的條約細太鬆所致……
匈牙利前日公投決定是否接受歐盟難民配額,反對比例高達99.8%,但結果因投票率不過半而無效;對難民立場強硬的總理奧爾班照樣宣佈勝利,更誓言推動修憲,反映選民的意願總之整個制度是要改善一定沒錯……
廣州過去的城中村楊箕村,經7年的清拆重建,逾千戶村民近日獲回遷新居,因房價颷升,每戶坐擁過千萬元人民幣身家,前晚村內筵開1500桌慶祝,逾萬人出席,場面盛大,連入場吃飯還要安檢;近年廣州拆遷城中村均遇到村民強烈反對,不過改造後村民回遷新居,往往身家大漲,但全部地方變成石屎真是好事嗎?

本來還有東西想寫的,但都是留到有時間再算= =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