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Press 23/9/2016

當放假時就變得怠惰的話,那很多東西都做不到的了,只是有多少人明白保持動力做事的必要性?
放假時間就真的很易令自己放鬆到一個地步,結果今早還睡到去快要一點才起身,看來遲起身的時間又要再刷新紀錄了?OTZ
而且今早可以寫的稿就算摺了一條,也不能說是寫得很快,因為今早能寫的東西也不算少、但最後只選了寫一部份(重點是鳳凰衛視的免費牌今日起諮詢和美國夏洛特的警民衝突),加上遲了起身令整體也遲了完成,令寫完文時都已是二時多的事……
時間遲了之下先在家弄好一點手機遊戲的進度,到三四時多就出去行了一會,主要是去了裝修後的吉之島今日算是第一次去了地庫行,整間東西算是是大執過了,美食廣場和超市的大小好像比以前更誇張,因為賣的東西比之前更多了(現在連酒也有賣),當然整體的價錢仍是相當不友好= =
行到五時多回家後先看了推前了播的《頭條新聞》,仍然是那麼破壞力強及好笑,只是推到六時的時間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會看到?
接著就只是寫了股市稿、而總是提不起來多補一條稿,事實上這日午後就真的沒有甚麼太特別的東西——當然這也可以理解為合理地減產,畢竟這根本不是自己需要做的部份,還未算晚間剪片= =
不過還有晚上外面播無線的《律政英雄》,自己沒有看但就聽到外面叫到「你落台係天經地義,我上馬係大局為重」這一句——無線那邊的人真以為我們忘了港視的《選戰》?而且講的人同樣是廖啟智、同樣是在天台,怎麼不學埋宋漫山那樣將對方扔落街?還敢說自己的台有創意?笑死人咩?
至於PAD方面日服打了數次灼炎魔但都是上不了去,結果只好繼續打CD,最少先練好了那隻機關士,而美服則在打宙斯赫拉博升技,不過似乎都未有太多的進展……

明日因為早上要幫老媽等洗衣機,因此應該去不到踢波,雖然明日的重點是在傍晚時另一場wedding shower,但明日都是會爭取機會繼續寫去旅行的事,看來本周訂好房的計劃未必能成?雖然還算有時間,可是如果算埋訂惡魔島行程的話可準備的時間其實也不那麼多OTZ

元朗橫洲「官商鄉黑」勾結醜聞越揭越多,民主黨元朗區議員黃偉賢昨踢爆除了已公開的3次與元朗鄉事派人士摸底過程外,政府與鄉事派摸底工作一直未停止,其中屏山鄉代表曾因風水理由,向房屋署建議發展橫洲第一期4,000個單位時,由原本可建10幢公屋縮至9幢!消息承認鄉事派確實曾提出「10減1幢」方案但未有定案,房署無直接回應是否縮減一幢大廈,現在整件事是否對政府來說越描越黑?
而梁振英前日率領多名官員開記者會解釋橫洲事件,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認為政府不想改變向有權勢者「摸底」的做法,故仍傾向在立法會提出以特權法調查,他並催促政府公開橫洲發展的可行性研究報告;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則認為暫無需引用特權法,但保皇黨有甚麼時候用過特柱法查人、除了泛民的人之外?
立法會選舉中,中聯辦被批評介入選舉,包括參與配票和勸退候選人,對此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反問「中央政府關心香港的選舉,難道不應該嗎」!雖然他強調中聯辦在港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嚴格依照《基本法》,但仍無減它的荒謬!民主派認為,立法會選舉是本港內政,並非國防外交等範疇,中聯辦不應插手,不過那些規定近年已一條條地變成廢紙……
突然結業清盤的連鎖健身中心California Fitness,10萬會員除會費凍過水,可能再被賣豬仔!臨時清盤人宣佈有買家有興趣購入California Fitness的會員資料庫,用作直銷用途,而議員指出,若會員同意出賣個人資料,所得款項亦須先償還其他欠債,會員最後可能分不到分毫,至於個人資料私隱專員關注事件,若有需要會進行調查,這些都是要等的了…..
中文大學明天就校董會改組方案諮詢,該校校友組織及工會等不滿方案未有提出廢除特首任校監必然制等,召集師生和校友在諮詢會上向校方「追數」,發起人稱屆時不擬圍堵,若校董會之後仍堅持通過原有方案,將在校董會會議發起「直接行動」這會是港大情況的翻版嗎?
「Facebook教主」朱克伯格與太太Priscilla Chan前日在美國三藩市宣佈名下慈善基金「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的最新計劃,將在未來10年捐出30億美元資助醫學研究,希望在本世紀內、女兒Max的有生之年,人類能夠治療、控制或預防所有疾病,人類平均壽命達100歲——只是真的能做到嗎?
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夏洛特市警員槍殺黑人事件後,連續兩晚觸發警民衝突,周三晚更有一名示威者在市中心大街上被槍火擊中重傷(延至今日死亡),引發更大混亂和暴力,執法部門出動催淚氣鎮壓示威;北卡州長隨後宣布夏洛特進入緊急狀態,較早前更指計劃調動國民警衛軍和高速公路巡邏員加入執法,只是就算有宵禁令也是要走到制上,真以為民眾是傻的嗎?
隨著二戰後出生的嬰兒潮一代陸續退休,如何老有所養近年備受關注,在社會保障較健全的歐洲亦有不少退休人士因為養老金微薄,被迫退而不休,德國近100萬已屆退休年齡人士仍留在勞動市場,當地一種本來為保障就業的「輕型工作」,如今成為不少退休長者的「救命草」,另一方面也可能是用作打發時間?
曾擔任艾未未、譚作人等眾多敏感維權案件的北京律師夏霖被控以「詐騙罪」,昨一審重判12年!他被法警強行帶走時高呼有關判決是對其曾代理案件的打擊報復,律師則表明會上訴;法官宣讀判決後,不給機會夏霖發言便命法警將他強行帶走,那些罪名不用說都是強行加上去的了……

又比原預定的遲了睡,快點退散= =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