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Press 1/9/2016 aka 大事前的起點

步進了新的時段之後,還有甚麼東西會剩下來?還是選擇走向更辛苦但可投進前線的機會?
今早仍舊是十二時左右起身,雖然說今早仍是要工作但看到外面那雨量快做完也沒用,於是早上都是在放慢板,其中包括看到了另一單新聞,怎麼今年在二次元都是那麼多災難?
早段可選擇用來寫的東西並不難找,特別是今日作為開學日,還真有學校的學生去派港獨立場的單張,而校方對他們的態度也不同學校有不同,單是這點都已可以特書了,還有特朗普那突然去墨西哥的玩法……
既是下樓沒用就繼續在寫完文後堆在家中直到四時多上班,雖然說預想到首個開學日會緊張但以今日的情況仍是那麼煩,巴士遲到已是一單而且在快到時又塞車,搞到自己要回到以前的站跑回公司OTZ
而事實上實習同學們完了實習仍有機會幫手,包括是那些剪片的部份,可是也不影響自己寫稿——一直到八時為止,因為這日有Viu直播港隊對柬埔寨的足球友賽!
今場說是友賽、試陣模式全開但都不改港隊後防的連串問題,簡直就是令人抓狂,不過因為對手那邊都是差不多甚至更差,所以雖然被入了兩球,但最後港隊仍能以4:2勝出,希望之後的正式比賽時也能這樣好打!
如平時早版一樣九時多開始入版(當然還有球賽所以慢了一點點),但到十一時左右系統又再發神經入不到相,只能等那邊整完才能繼續,而且這時還被叫了去開始談周日立法會選舉的安排……
因為多了Facebook這東西,所以最好有人在現場拍片,要能拍又有公司Facebook的人恐旨就只有自己,不過對於是否真的派人去仍有分歧= =
(自己當然就不介意了,雖然那時肯定會很累但四年一次、沒去過博覽館看開票的時候為何不去?只是現在仍然未定好對策和是否真去,看來要在live功能上多加練習)
PAD方面日服完成了挑戰降臨、美服繼續練蓋亞,而兩邊今日也開了後半神up、嘗試古肫手邊的戰力,美服中了水埃也可以,但日服中的是木龍女,馬上就賣掉了,MP也夠買一隻MP龍但因現在沒有月讀龍所以可先放著……

明日星期五,除了按正常工作之外晚上還要去老闆的那個飯局,話說看到了那個leaflet我只能說是找事來搞,叫人怎樣準備?(雖然這和自己較遲才知道有關但都不是藉口)

「撐警大聯盟」昨晚在尖東半島中心舉辦「撐警大聯盟兩周年聯歡」,聯盟召集人、立法會新界東候選人李偲嫣現身該自費晚宴,她在台上主持抽獎環節,數名賓客合共抽中數千元現金獎;接待處放有印有李肖像及其競選號碼17號的宣傳單張,任人索取,而有法律界人士指出選舉期臨近,李在晚宴中宣傳自己,執法部門應展開調查——但更大的問題是明報兩名記者在宴會後表明身分向李偲嫣查詢未果,即被現場的人包圍,一名記者被推撞受傷送院!又是打記者,現在真的以為我們好欺負是吧?
曾被《頭條日報》報道指涉及把1500名會員轉投IT界的教協發聲明,要求該報最遲周五收回報道及向公眾致歉,否則考慮採取進一步行動,但他們似乎一於少理……
距離立會選舉投票日尚餘3天,選舉事務處早前將所有直選、功能組別選票及選民名冊,分發予全港600多個投票站的票站主任,然後由他們帶回家保管,周日帶到各票站讓選民投票!據了解過往新東補選、區會選舉及立會選舉亦沿用同樣做法。廉署前總調查主任、大律師查錫我認為安排不當,容易造成選舉舞弊,「選票流出,印假票然後搵人投入票箱,絕對唔係冇可能」,可是當時的社會有這樣激烈嗎?
中通社昨報道,《成報》董事局主席谷卓恒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1.3億元人民幣,現被公安機關網上通緝,又另外,就成報前日頭版刊登評論員文章批評特首梁振英及中聯辦,《文匯報》網站昨刊登題為「《成報》不顧傳媒操守惡毒攻擊 因老闆被通緝?」的快訊,以「編者按」撰文批評成報「抹黑攻擊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駐港機構,不顧傳媒操守,肆意演繹誘導」,這場花生應有排食?
如前述,今天開學日,多個中學本土關注組擬向同學派發探討港獨傳單,宣揚「香港民族」,質疑一國兩制名存實亡;教育局長吳克儉昨重申學校須「深化」《基本法》教育,強調「港獨絕不正確,沒有甚麼需要討論」,但有學生表明不擔心校方阻止,教協則稱該由老師專業判斷,勸教局少講為妙,因為校園本來就應是暢所欲言的地方!
伊斯蘭國第二號人物兼發言人阿德納尼,前晚在空襲行動中遭擊殺,是IS歷來被殺的最高層人物,對近月節節敗退的IS是重大打擊,削弱IS在西方施襲的能力——可是他們在人手最短時爆了大件事出來,說不定最後會像九頭蛇一樣?
巴西參議院經過10多個小時馬拉松式辯論後,81位參議員在本港時間今凌晨就彈劾總統羅塞夫進行表決,61名議員投票贊成,超過所需的全體2/3門檻,停職多月的羅塞夫正式被罷免,代總統特默將宣誓成為新總統,完成羅塞夫餘下的任期至2018年,只是這結果一定會引來更多示威……
二十國集團峰會還有3天就將在中國杭州拉開帷幕,而作為曾經在2014年舉辦過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會議、也曾是G20備選舉辦地的北京懷柔雁棲湖則頗顯落寞;有當地村民指,當時會議中心建設有助解決就業,但嚴格安保會對收入有影響,G20改址「不一定是壞事」,果然是不同人影響不同人……
河南息縣維權人士邢望力在看守所內頭部受重創危殆,所方稱他用褲上吊自殺,被救下時不慎撞傷頭部,但家人則認為邢是「被自殺」,事發前一天他剛被判入獄4年半,在庭上還表示上訴到底,怎會突然自殺?懷疑是被毆打致垂危;而同時家人目前遭警方貼身監控及威脅,邢妻稱有人威脅她們、不讓說話,手段簡直就和以往的一樣,這算不過份嗎?

不知為何今日特累,坐著也能想要睡覺,所以快睡好了= =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