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Press 31/12/2015 aka 文瀚將軍年尾迎新年戰文(?)加長版Special ver.2015

文瀚將軍年尾迎新年戰文(?)加長版Special ver.2016

「舉起你的旗幟吧,竭盡全力地去嘶聲怒吼吧,
相信我們總有一日,能夠在甚麼地方到底心之所向——
所以就舉起你的旗幟吧,
即使面對再多的挫折和迷茫,
只要一息尚存、生命不滅,
我們將繼續為尋夢而走下去!」(MAN WITH A MISSION《Raise Your Flag》)

我們以為去年會是戰鬥的結束,但我們錯了——因為不但人生是一場不斷的戰鬥,我們身邊的環境更是令我們一步步地陷入更為艱苦的戰鬥當中。
當我們以為身邊的人是可以倚賴的時候,卻發現原來這些東西其實亦可以變得很虛幻、隨時都可以被奪走——於是到頭來,雖然他人是可以相信,但最值得相信的最終就是自己。
畢竟,人當為一己而生、為一己謀利益時,才會是變得最恐怖,亦因此我們能做的,就是舉起屬於自己的旌旗繼續前進。

自己以為上年已經夠震盪的了,但今年的震盪是更上一層——忽然之間一整個人長大了的節奏,或者說是因為這樣才迫整個人長大?
去年加入了《都市日報》後以為多少能有個穩定點的生活,怎知今年三月公司大地震,我們3+2的網絡編輯部突然間就只剩下我一人及另一個兼職,到十月開始就真正地剩下自己,打了這場「一個人的戰爭」大半年,比去年入職以後更打亂了自己的作息及假期節奏,身體亦感覺差了很多,更不說薪金和工作量不成比例——然而同時亦更接近編採部的核心,代表在內在外都有更大的向上本錢,到底是好是壞?我自己都不知道。
其他方面呢?在盡力維護自己的人際圈子的同時,大概是看得更多的關係,性格似乎亦比以前再好了一點;在有點「自把自為」的情況下獲朋友幫忙,成功搞到我們華英畢業班的紀念飯聚,人不算多但作為第一次算是不錯;本年作為參加渣打馬拉松十周年之下成就了跑完全程馬拉松的悲願,並以4小時13分這個算不錯的時間完成,在足球方面亦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且繼續見進步;今年PAD進程也算不錯,加之開了白貓至少令自己閒時都多了東西玩(當然是用時間換回來的,自己上年已成為雙機黨),亦終於在年中換了手機;再次投入追新番動畫,且因為多關注了ACG方面的東西令自己閒時都有調節情緒的方法……隨著年紀再增長,想要的東西都有點不同,最少我仍拿到最基本想要的東西。
不過從另一邊來說,一如前述個人的健康和身體質素隨著作息不穩而比之前惡化(不過至少沒有大病);家人們現在已明言對自己的人工不太滿意而加大了要我想轉工的壓力;目前的時間運用明顯更為縛手縛腳,雖然說是可以酌量放棄但都是無法在放假時完全停止工作令自己的行動受限制;和一些舊朋友的聯絡也慢慢地切斷了(雖然還有些行家朋友還維持到);投放時間打40K及寫作自然完全泡湯,尤其是今年Tau出新書都未有時間買;先不說某方面因為一張相引來的大笑話,來到這年紀加上身邊人們陸續結婚(就連阿妹在年尾都訂婚了),亦要思考相關的問題,但今年在這方面離成功繼續相當遠……平衡點是很難拿的了,不過有時很難想到原來真的這樣難。
往時我們面對的是巨人,但去到最後,我們最大的敵人其實就是我們自己,因為只有我們自己才能對自己的事構成阻礙——外力雖然是一個因素,但自己想要走的路,去到我們這年紀沒人可以阻止。

的確,今年的主題繼續是抗爭,不論是我們自己,還是這個社會都是;我們越來越不想在沉默中滅亡,但四圍要我們沉默的人比比皆是——然而更重要的是,我們身邊還有多少人能相信?
去年香港的佔領行動之後,各種矛盾繼續尖銳下去︰在雙方多番拉鋸之後,由政府提出的普選行政長官方案最終都是沒能實現「袋住先」,還在被否決之前發生了「等埋發叔」的一幕,為現屆政府的政改劃下笑中有淚的終結;今年的區議會選舉何俊仁、馮檢基兩個泛民大老下馬,後者長期做地區工作亦被擊敗(本區的任國棟也是一樣),但相對地葛珮帆及鍾樹根亦被來自泛民的後進拉倒,加上各種所謂鎅票及泛民光譜內部不穩(人力熱血互轟不是第一日,新進的青年新政也與民主黨有衝突)、以及自由黨為過渡至直選從左翼傾向中間,加上傳統民主派與新一代的鴻溝更見撕裂,現時的局面對明年立法會選舉的影響完全不能估計;佔領的餘波繼續發酵,七警涉打曾健超案搞了一整年之後終於正式起訴,但卻是相對輕很多的罪名且還有很大機會打掉,在旺角亂打途人的警司朱經緯今年退休但到現在仍未被當局提告,而且這引來原本有機會出任港大副校長的陳文敏的提名被撤銷,結果不但引來校委會與師生間的拉鋸,亦成為了一整個政治炸彈,更別說李國章最終在逆民意的情況下被委任為港大校委會主席;多條屋邨爆出突如其來的鉛水風波,雖然沒有對居民構成極大的健康問題,但在連接著高鐵和港珠澳大橋接連出現超支和工程延期的當下(高鐵還有一地兩檢的問題未解決),大眾對政府工程的信心又再進一步下跌;影響各式二次創作的《版權條例》再次死灰復燃,在面對各種反對聲音之下政府及一眾既得利益者完全企硬,而且香港長年累月的考試文化所受的批判終於在小三TSA帶來的各種問題下爆發,但作為教育局局長的吳克儉不但沒好好的拆彈、更以各種外遊及各種風涼話引來集火,說他現在是梁振英以外最令人討厭的官員亦不為過;港視去年強力開台之後卻無以為繼,隨著最後的自拍劇集播畢並步入重播期無疾而終,結果無線繼續一台獨大、節目卻更低質,然而政府亦終於保不住亞視而令後者需要明年四月關門,但一直有牌卻沒動作的電盈亦終於以ViuTV出手,加上樂視以及Netfix的進軍勢力電子媒體更百花齊放,《南華早報》卻先落入中資的阿里巴巴手中,中資媒體的手亦越伸越長,而孺著《新報》及《忽然一周》倒下,壹傳媒又不停開刀,能守的陣地越來越少;我們身邊的官員及議員繼續歪理連篇或前文不對後理,但更令人悲哀的是有權有名的人都是這樣做,結果真正用腦說出來的東西就被這些歪理淹沒……我們想要守護自己所處身的地方,但相信在好一段時間內,都不會看到有很大的改變。
而在外面的世界,「伊斯蘭國」的存在仍然未見動搖,更策劃了巴黎的大型恐怖襲擊,但這不僅引來西方國家及俄羅斯的夾擊,就連中東地區的伊斯蘭教國家、甚至其他恐怖組織也看不過眼,然而不能不承認的是各方對目前的形勢太過樂觀,各種的滲透和宣傳令襲擊的陰霾無日無之,而且俄羅斯的加入令敘利亞內戰走向更添變數,亦直接引發今年的歐洲難民危機,當中的希臘更是各種內外文困而差點步上破產之路;而在同一時間,美國和古巴去年達成了歷史性的和解後,雙方今年開始步向關係正常化,另一方面伊朗和西方六國就核問題亦達成了和解,加上聯合國亦找不到開發核武器的證據,對伊朗的長年經濟封鎖亦得以逐漸解禁,多少化解了其他地方的緊張局面;日本在鷹派的安倍晉三再任首相後,乘著年初兩名日本人質被伊斯蘭國殺死,將新安保法案再次提上日程,最終亦在國會強行通過,為自衛隊出戰海外及為他國作直接支援開了綠燈,這自然是引來了國內外相當一部份人的不安,但日本內部仍有2020東京奧運、以及沖繩美軍基地的問題仍要解決;國際足協爆出歷來最大的貪污醜聞,大批高層被捕或被要求協助調查,一瞬間令這個世界最大的體育機關名譽掃地,本來以為可以置身事外的白禮達最後被迫辭職,但在二月下台前因與歐洲足協會長柏天尼一筆交收令他們即時被停職,整個機構肯定需要重建;亞洲這邊除了日本外,中國就南海問題與東南亞國家的矛盾衝突日漸加深,而中國一方面繼續對外以經濟力量拉攏其他國家,另一方面對內仍是用硬的,所有維權份子均見被打壓,收緊網絡管制的同時卻又繼續召開互聯網大會實令人啼笑皆非,更不要說包括天津大爆炸及深圳塌泥等的人禍;朝鮮半島今年成為各種意義上的炸彈,一方面金正恩不斷高呼自己有核彈而對外作出更多威脅、更在年中因為南韓士兵在DMZ被炸的問題幾乎擦槍走火,但同時又不能不承認經濟有問題而打開門戶,另一方面南韓今年成為了中東以外最多人感染「新沙士」的地區,且直到近月才完全脫離疫情,但年尾卻就慰安婦問題與日本達成和解;氣候問題在大國們多年淡化問題之後終於都成為國際合作的重要日程,巴黎遭受恐襲之後召開的氣候變化大會亦終於通過了新的國際協定,雖然是協商的成果但各國是否真的遵行相信會是一個隱憂……外面世界的快轉絕不比我們自身的慢、甚至可能是更快,結果我們能做的就只有嘗試在這個世界中繼續生存——在我們被那隨時臨到的死神殺死之前。
即使是被眾多人視為「樂園」的ACG圈,今年亦有相當的震盪,不少有名的聲優離世不在話下(本地則是有如叮噹的代言人的林保全離世),遊戲業巨頭之一的Konami正式宣佈轉向手機遊戲及彈珠機而引來極大的反彈,台柱《Metal Gear Solid》系列的製作人小島秀夫更被迫走、甚至第五集《The Phantom Pain》在外地拿獎都不容許去領獎,但他最終成功地自立門戶並與Sony合作;動畫方面輕小說作品繼續橫行,加上業界本身出現萎縮,年初的亂象在高登都能被稱為「八大道館」,相信要走出這困局都需要一定時間;而強國則繼續買盡天下兵器,除了收購《League of Legends》的製作公司Riot Games外,最近國內又再打擊「侵權」的翻譯組及字幕組,國內最早的翻譯網站「輕之國度」的負責人們被順利抓獲,然後又是一大片風聲鶴唳,以至連漫游字幕組都再次宣佈關站;任天堂社長岩天聰的離世對這老字號的影響難料,但可以肯定的是手機遊戲將繼續成為遊戲業界的救星、亦可能是剋星,因為就連任天堂都不能不讓步踩入手遊界,然而現在手遊界的戰國時代一不小心就會倒,連PAD在今年都已站不住日本第一;不僅是香港的版權條例修訂,日本加入TPP後因為在版權方面的「非親告罪」條文引來同人界甚至業界的極大不安,雖然日本政府保證不會傷及業界可是到現在似乎沒甚麼大進展……當連我們引以「逃難」的地方都開始出問題時,我們能夠在甚麼地方找到休息之處?
事實是,我們可能連自己應要走到甚麼地方都不知道。

去年香港人打了「雨傘革命」一仗,可是到最後好像甚麼都沒有能成,反之我們面對的是來自各方更大的壓迫︰能做的都做過了,卻沒能為我們的社會、我們想要的未來帶來甚麼的改變。
事實上,我們這些「有心人」感受到的,大概便是那種無力感,因為我們慢慢地意識到,似乎不是我們不想改變,而是身邊的人們不想改變——固然這個社會需要有人做向前的推手,但如果跟在後面的人力量不夠強、不夠硬,又有甚麼用處?
不說別的,就拿去年開台的港視來說事︰當時大家都覺得港視以其劇作有能力挑戰無線的大台地位,而在自己看完所有劇集之後,感覺就算是演出或寫得較差的,製作上都比無線的那些高出一截——然而點擊率便是一切,看的人數每況愈下,最後相信大多數人不是看到報紙寫《開腦儆探》播完都不會記得港視的庫存都已用光了。
然後在早前Google公佈香港等地的年度十大搜尋關鍵字,結果十個當中十個都是和娛樂圈、演員或劇集有關,時事是甚麼,能吃的嗎?這除了證明香港人的國際視野有多窄之外,還有便是「不問世事」的狀態。
當然,從當權者的角度來說這正是他們想要的︰當大家都醉心賺錢的時候,誰還有空出來搞對抗?可能是吧,但事實上,去年「雨傘革命」之後香港的情況並沒有大改善、甚至出現倒退︰雖然訪港的內地旅客少了,但物價、租價仍然居高不下,多數的錢仍然落入大企業的口袋中,最低工資、標準工時等卻仍寸步難行,現在TSA的問題曝光了以後,政府仍堅持不退、迫使新一代非常早就要面對公開試的壓力。
在政治層面和往時沒甚麼改變、民生生活變得更困難的情況下,不少人都可能感到絕望——甚至我們這些想要堅守下去的人都開始迷失了方向︰我們的定位到底是甚麼?要走的路是怎樣?將來我們想要拿到甚麼?又能拿到多少?
即使是那些在堅持戰鬥的人當中,今年亦出現了不小的分裂︰隨著「本土」的問題越來越成為重點,傳統泛民下的新一代、新一代泛民、激進泛民、本土等的旗號不斷出現,甚至有些自稱是本土派的人士被發現製造炸彈、或與之前的立法會垃圾桶爆炸案有關,然後在老一輩的泛民人都說要走向本土之時,建制派的新一代亦說要走本土路線——當每個人都舉著一樣的旗幟時,到底誰是敵人、誰是朋友?
這個世代當中,在不斷的內鬥、鬥爭以及對外消耗之後,我們可能都有向現實低頭的可能性;然而逃離了的話就變成逃兵,加上不希望就這樣放棄,結果我們很多人都負著傷繼續走下去。
像有點歷史的學聯,今年亦迎來了分裂,原本代表著九大院校的聯盟只剩下一半左右的成員,無疑是令整個組織號召力大減;雖然獨立出來的院校學生會仍堅守著各大原則、而且與學聯亦不是沒有合作,可說到底受了傷就是受了傷,本來不易走的學運之途變得更為難行,將來禍福難料。
然後,就算是堅持下去的人當中,還能撐多久、底線是甚麼、還有就是為了甚麼撐下去?
可能,我們自己都未必知道。

「Under pressure you are waiting for direction,
Going on the road without your mind;
All misleads they give ignoring our decisions,
Killing yourself you soul we have inside……」
今年有兩套作品對自己的影響相當大,一套是港視最出名兼在拍電影版的《導火新聞線》,另一套是從前年冬番動畫黑馬走到變成業界代表的《白箱》。
兩套作品的共通點是,當中都有人因為現實的殘酷、或者是因為自己的往事,捨棄了他們當下對業界的幻想——有甘願在業界隨波逐流、只求新聞注目度大爆炸的「皇阿媽」汪海藍,亦有因為之前見識過業界的黑暗面而抹掉理想、工作變得得過且過的平岡。
其實早在寫《白箱》的觀後感時都已提過,當中動畫業界表現根本和我們做傳媒的亦算得上平行了︰我們最初可能都是抱著理想入行,但是在各種現實的壓迫、以及在這個業界內待久了之後,我們就逐漸變得「現實」、甚至可能捨棄了自己原本的理想——恰巧的,這與我們對待現實社會的情況幾乎一樣。
然而當時我亦記下了重要的問題︰我們最後仍選擇留在這個山場的原因是甚麼?新聞工作者在香港工時長人工低、現在還要面對無數的壓力,先不說早被「收編」的那些人,即使現在於被視為「紅底」的傳媒當中為核心價值奮戰的人仍大有人在;而在《白箱》抽映後更讓我們看到動畫週邊有如動畫公司的生命線,因為幕後人員的人工簡直不能再低、工作量仍相當繁重,即使是業界頂點的聲優亦沒有所謂的收入保證。
去到最後,承載著我們繼續前進的,就是那種責任感和熱愛。在行業中,我們對著自己的工作有感情和使命感,對岸的動漫行業如是,我們的傳媒行業中更然,單純是為工作的話絕不可能撐這樣久;而對我們的社會,即使我們對現在的香港深感絕望、經常想找方法離開,但當我們還沒有離開之時,仍會為我們的城市奮鬥到最後一刻——即使各人選擇的方法和道路不一樣。
即使是曾經迷失的人,亦可能遇上推動他們繼續前進的事——「皇阿媽」雖然頂不住阿咩,但至少明白對方是有心人,而在自己與方凝之間的誤會冰釋之後,以不失新聞人原則帶著手足打一場逆境仗;而開解平岡的雖然是太郎,但事實上是武藏野上下對動畫製作的熱情令他原先被封閉的心慢慢融化,從最終話結尾的片段可以看到他總算是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地方。
我們呢?我呢?你呢?各人有各人不同的經歷,可是我相信,只要是有心人,各人終究能找到屬於自己「存在」、「存留」的原因,而不會怕面前的路途可能會多難走。

而且,人去到某個位置、或者是被迫到牆角的話,自然就會開啟求生的本能、發揮他們的潛能,並發揮出超常的表現。
今年可說是香港運動員大豐收的一年,不少人在今年的運動比賽都有相當出色的表現,但最令人注目的自然是港足在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雙和」事前各方大吹說會在港隊身上取入球的國家隊。
即使是對香港足球有多熱情的人,亦已有心理準備會被排名和整體實力高的國家隊擊敗,在這個中港矛盾激烈的年代再承受來自北方更多的刀傷——但是港足用賽果告訴大家,他們不僅不是陪跑份子,以目前情況而言成功再上亞洲最後十二強亦不是完全不可能,亦狠狠地打了那些憤青一臉。
乍看不可能的事,堅持到一定時刻後終於有所成果——這大概是這一兩年我們明白到的東西?但想清楚時又好像不是,因為目前來說我們有很多東西堅持著了,卻仍是沒有甚麼進展可言︰社會上我們改變不到現在外面的各種亂象、自己改變不到身邊人的看法、甚至連自己想要堅持的某方面都不見得有甚麼成果。
那到底當中帶出來的是甚麼?大概就是自身一股不服輸的心——不向自己的恐懼低頭、不向外敵投降,盡全力在自己要打的仗當中揮動自己的拳頭︰敗了固然無悔,但那時候勝利的果實就更肥美。
先一兩年張家輝的《激戰》當中提過「怯你就輸一世」,其實就是同樣的道理吧?今年去世的新加坡國父李光耀、被囚多年後今年經歷史性投票上台的緬甸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姬、還有每位在中國大陸因為爭取公義而成為階下囚的維權人士都是這樣︰他們需要面對的困境比我們這些一般城市人要困難很多、亦難以保證他們的努力能有甚麼成果,只是到最後他們仍然選擇在自己的路上走下去,結果從各方面而言結下了各自的果實——即使能嚐到的未必可能是他們自己。
當然從另一方面說,「為自己而戰的人是很強的」。為大義、為大眾而戰固然能夠在背後有足夠的支持下變得強大,但是當自己有想要達到的目標、肯為它努力的時候,人亦會展現出其強大甚至可怕的一面。
畢竟,人始終是人,必要的時候可以變得殘酷。

「在不斷的挫折中掙扎並倒下、向上攀爬及向前奔跑,
在沒有終結的夢與夢之間,
We can struggle and muzzle the world before it fades away!」
在經歷了連續三四套具爭議性的作品後,今季的《機動戰士高達 鐵血的孤兒》以近年少見的超高人氣跑出——從一開始人設到機設都不怎受歡迎的作品成為大熱,很大的原因就是寫出了一種「純粹」。
劇情到現在做了大約一半,雖然帶大小姐去地球、達成地球與火星和解的主線一直都在,但主角們所屬的「鐵華團」根本就不存在甚麼大義——至少到現在沒有;作為主角的三日月在頭三集的表現,更迅速地與「無慈悲」劃上等號。
原因很簡單,因為「鐵華團」他們從根本就不管火星與地球之間的衝突,他們在CGS下服從各種命令、到之後離反自立、甘願與大勢力為敵、甚至以各種不要命的打法戰鬥,其實他們到最後想要追求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生存。
戰鬥當中自然會面對死亡,可是他們從一開始就已決定不要讓同伴的生命隨便地消散——亦因此他們才會向CGS掀起反旗、同時這也是「鐵華團」的意義,在眾人確認他們已成為一個「家族」後就更然了。
看著本作,很容易就發現其實我們心中都有像他們的一部份存在︰想要拼死保護身邊人的心、寧願同歸於盡都要打一場大仗的勇氣、到最後都不服輸的意志、以至想達成三日月那種為求目的不擇手段(這只形容他戰鬥時的效率)的慾望等,全部都是很直接、很人性的感情,這自然令本作比起之前的作品更「貼地」了。
放回現實的時候,面對我們身邊源源不絕的歪理及可怕的社會局面,難道我們就沒有想要像「鐵華團」大幹一場的心態嗎?誠然,這一年亦是有好些「勇武派」走了出來,但離真正能帶來影響的程度仍有很遠的距離。
只不過,我相信我們每個人不論是面對自己的問題、自己的工作還是外面的社會,就算目的和手段不一樣,我們都不希望那麼快就完結——所以就算只剩下自己一人,很多人仍選擇繼續戰下去。

這一年,相信是我們追求自由的香港人更為艱苦的一年。
香港人在去年的「雨傘革命」已在激進的邊界上用和平手段打了一仗,但最後甚麼成果都沒能成,反而局面還不斷在惡化——說到底,梁振英及其鷹犬要為現在香港的矛盾負大責任,因為我們城市的價值,不知不覺就成為了「獎惡懲善」︰七警案歷時近年才被正式起訴、卻亦不是甚麼大罪名,而朱經緯涉嫌打人的案件更是到現在沒有聲氣。
我們做傳媒的,亦難免會對這一年的事感到心灰,甚至出現了追蹤採訪官員被控遊蕩的荒謬情節;然而我們作為一個人,至少仍然不想放棄——或者說,不敢想像我們這一代人放棄了的情景。
雖然本屆政府就政改的問題已落幕,但我們這一年來各項本地時事當中,有多少事與政治無關?我相信,經過去年一戰、以及今年的各種事象之後,下一代要說社會事與自己無關,都是不太可能的——單是鉛水和TSA都已經對無數人受影響,家長們還以為可以獨善其身嗎?
當然,要打贏一仗並不是朝夕的事,可是當我們仍然相信前面有希望的話,那我們就不會完全絕望;路是難走,但終是會有走完的一日。

經朋友提示下,才發現上月25日,是我出生第一萬日的日子——原來27個年頭就這樣快過。
這年及未來一年,身邊都有很多熟悉或不那麼熟的朋友結婚,當然還未計我那不成材的妹妹也訂婚了——然後我仍是甚麼可能性的頭也沒有。
到底自己在這一年有沒有成長過,實在難說——有些人說有,有些人說沒有,甚至有些人可能在背後說這說哪;但不變的是,在繼續向「立」的年齡的道上,這數年都成為了自己向前進的道標。
在可預見的未來,自己仍是會繼續以新聞工作者的身份戰鬥下去,其他能做的,就是做一個「人」應做的事。
「承受傷痛,並知曉世界,
以及那強而虛幻的果實;
無法逃離責任的重壓,
有如果實成熟落地後回歸塵土——
(Follow me follow you)就算是痛楚,
(Follow me follow you)只要心意相通,
就去解放自己心中的熱血!」(angela《Exist》)
每個人心中都有其正義,但一些「大義」相信仍是存在的,因此我們只要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我們不會永遠孤單、亦永遠不會孤單,為了這些「大義」去拋頭顱灑熱血,也許就是我們應該要做的事。
來年各方面來說都一定會再比今年困難,可是人類的價值在於不會放棄,過去沒有,現在不會,將來亦不會。

因此,在這一年的年尾,2015年要結束以前,我祝願各位能把這一年內所承受過的一切恐懼、憤怒、傷心……(下刪三百字)的感覺拋下,一意專心燃起鬥志,在來年繼續和身邊的人一起將身邊的歪理、謊言和不義全數拆穿,以我眾的力量殺出一條新的、通向我們屬意的未來的道路,守護著我們的家、作為我們歸所的這個住處。

而且必需要說明的是︰「我的名字叫孤狼──『孤高之怪狼』!!我便是斬斷未知未來的迷霧的劍!!!!
(謎之聲︰步入中年就不要再那麼中二病了好不好?)

2015年12月31日,是傳說中的「人類補完計劃」起動日,可是如果我們不用變橙汁的話,就代表我們要繼續走我們的路。
這年自己、社會及世界來說絕對說得上是波亂萬丈,可以預期——不厭其煩地再一次強調——明年的局面肯定會再沉下去,只是我們如果甚麼都不做,這個過程一定會繼續加速,在退路比以前更少的情況下,為何還不反抗?與其怕這樣怕那樣,不如將剩下來那少許的勇氣都發放出來,向那些壓迫者發出最後的怒吼——即使自己失敗了,都仍有同行者及後來者繼承意志。

好了,不論是要平淡的也好、要大幹一場也好、要轟轟烈烈的也好……(下刪N字)在這兒真要祝各位新一年能大大進步、且萬事如意。
最緊要的是能夠繼續歡笑、學會珍惜;因為不懂笑的人的人生是暗淡的,不懂珍惜身邊事的人生是空虛的。今年自己的景況大上大落,加上對外面世界的認真令自己幾乎已忘記了怎樣好好地笑,但至少我希望能透過自己令其他人笑。

文瀚將軍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
天啊,以上年的文來改裝的時候,發現整個人越來越中二病了,年老才來中二是甚麼一回事啊?OTL
不過2015年的最後一日都是和平時的放假日子差不多,只是仍然十二時起身,說好的早起呢?
當然既然是放假模式啟動,工作方面就有點偷懶了,而且在高登一看明年二月台灣動漫節的嘉賓馬上嚇醒了,最先看到的已經是福山潤和唯一神已夠炸裂,之後還有小西克幸和瀨戶麻沙美再加昨日宣佈已結婚的日笠陽子,直中要害的是台灣角川連大天使都拉去了,香港的C3到現在都只是公佈了一個嘉賓完全不夠看好不好?
(兩岸三地都說這樣強的配置比上次釘宮+宮野來台更誇張,完全是會場內暴動的前奏;然後一大票人的關注點馬上變成某兩人公費出國、還要是14日且很難否定同台的可能性,大家可以想像到時會場和現在大眾的腦洞如何爆炸,話說結婚列表上甚麼時候才看到這兩口?)
這樣一來工作方面完全接近蛇王狀態,一時多就出去和老媽及表妹們食飯,不過食完之後沒像以前那樣去California,而是跑回回家繼嫌處理這文,因為還是有很多東西未寫完……
而算起來港視這日播的《來生不做香港人》應該又是張可頤正面說沒喜歡過高主教那集,應該說歷史總是那麼相像嗎?
晚上八時到樓上食飯、之後很快地回教會的年終感恩崇拜,不過沒有太多的新展開,因為似乎已排好了隊出來分享;兩邊PAD就是進化了一大堆寵,包括美服的藍奧、光魔和水英但全部未究進,日服就覺醒了天照及究進了紫龍,就欠一隻水超金就是覺醒大蛇的起身時間……
昨日689雙重關公災難,李國章就的確成了港大校委會主席自然就是集火一大堆,但689自己Facebook的問題就賴黑客是甚麼鬼?還不說有些人11月就已經被689交朋友了?
廣深港高鐵深圳福田站昨日通車,從福田口岸出關前往高鐵福田站,足足花了45分鐘才抵達月台,步行距離超長,猶如港鐵中環站連接香港站通道的超加長版,乘客坐車要多預留時間;有北上試搭的港人認為目前高鐵不及直通車方便,笑言新車站地方大,可能要用單車代步,而且很多配套都未搞定,要那麼趕幹甚麼?
立法會去年6月13日審議新界東北前期發展工程撥款,大樓遭多名示威者以竹枝強行撬開玻璃門及拉扯鐵馬等,涉案的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等12人昨被裁定參與非法集結罪成立,押後判刑;辯方要求裁判官溫紹明勿重判,溫官說知道眾人犯案的原因,只會判處與眾人行為相稱的刑罰,又指判刑毋須達到阻止他人犯案的後果,因「唔會做呢啲事嘅人有獎都唔會做,會做嘅人即使有阻嚇都會做」,直言「事實是有暴力事件發生,有人受傷,如果可以唔發生呢啲嘢,唔好咩?」,真是很難捉摸……
為增加內地旅客訪港信心,旅發局、旅議會連同業界與廣州旅遊局等單位簽訂協議推「優質誠信香港遊紅名單」,暫有四十九間信譽良好,並承諾不會有低團費和強逼購物的廣州旅行社率先上榜供旅客參考,有關措施會在作為內地旅客主要集散地之一的廣州「先行先試」,本港正與其他內陸城市洽商簽署類似協議;另兩地協議推廣「一程兩站」,吸引東南亞遊客一道遊港穗,不過他們真會去到那麼多地方?
伊朗開始履行核協議內容,逐步放棄發展核武,各方以為這位中東壞孩子修心養性,但事實並非如此︰隸屬伊朗革命衞隊的海軍快艇,上周六突然在扼守波斯灣進出的霍爾木茲海峽實彈演習,有火箭射落在美國核動力航空母艦「杜魯門號」對開約1.4公里外水域,美軍批評伊朗「非常挑釁」,但未有報復行動,可是伊朗這是甚麼鬼?
歐美多國在恐襲陰霾下迎接除夕倒數活動,紛紛加強保安,比利時與土耳其分別拘捕懷疑圖謀襲擊慶祝新年活動的人士,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加強警署等可能受襲目標的保安,而在每年全球倒數活動壓軸地紐約,當局部署近6000名警察,包括數百名配備重型武器的反恐警察,保護上百萬參加慶祝活動的民眾安全,可是這樣多人的地方要防都很難防……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已70年,惟在很多德國人心中,有關納粹的一切仍是禁忌,但隨著希特拉著作《我的奮鬥》版權於今天屆滿,含海量註釋的「學術版」《我的奮鬥》下月將在德國出版,是二戰後首次;猶太組織批評是打開「潘朵拉盒子」,本港學者卻認為書本內容已不易為人所輕信,且將它當成重要史料看待,因為這可是希特拉第一手的思想資料好吧?
澳洲《先鋒太陽報》周一報道,澳洲當局在維多利亞省繳獲60噸準備運往中國的嬰兒奶粉和奶製品;以每罐奶粉900克計算,這批奶粉多達6.6萬罐;據悉囤積奶粉的人通常開車到墨爾本克萊頓的一家倉庫買奶粉,他們將一箱箱的Aptamil和A2 Platinum品牌的奶粉裝上貨車,囤積之後再運往中國等地;一位倉庫員工證實,奶粉會賣給亞洲的聯絡人,「我們有一家公司銷售這些產品,它們是要賣到海外」,這些都是害到本土人的人好不好?
位於台灣嘉義的故宮南院本周一開幕,當日邀得現職中共中央政協委員的影星成龍與總統馬英九共同剪綵,象徵「龍馬精神」;成龍向該院捐贈一套「圓明園12生肖獸首」複製品,引發台學者批評自毀格調、文化統戰,而事隔兩日,其中兩尊擺在中庭的龍首和馬首,昨午遭三人噴紅漆並寫上「文化統戰」,隨即被保安制止並帶走,可是又確實很難說他們不對……

怒濤的2014年過後,今年可說是更黑暗的一年,現在想要「死於憂患」亦都非常困難,因為根本就沒太可能死,只是抱著甚麼心情都好也要迎來新一年的來臨,願夢就算沒大變都可以是純粹的願望,總是希望下文所列的東西能實現好吧?(插︰多半不行,至少某些比登天還難= = )
繼續自我地先說自己,現在的工作對自己而言可說是各方面的壞滅,只希望能盡快有增援來分擔一下工作令自己能改善健康,或至少在各方面更上一層(重點是人工,現在仍然是低人工做主管工作)、繼續實踐自己做到正義傳媒人的使命、真正成為斬斷邪惡以及未知未來的劍,在信仰上也能繼續成長和感受更多;寫文章的時間仍是相當不夠,希望時間能有更多去寫好遊記、評論、構想中的故事以及寫作的能力繼續提升;和家人、一眾認識的朋友、各位同事以至行家們繼續友好(當然指能友好的而言),並且明年40K及PAD繼續漸入佳境!(前者來說希望現在能有多點時間去戰和上色,但重點是要擴軍,雖然Riptide已入列但都沒時間上色;後者嗎?_,說這些?抽蛋運好點給手上的強隊齊腳吧OTL)今年完全去不到旅行,希望明日能去甚麼地方?
至於家人而言都沒甚好說的了,不就是和每年新年時講的一樣嗎︰身體健康(老豆現在長年回深圳工作特別重要)、萬事勝意、財源廣進(最後更重要,其餘下刪三百字)……阿妹就都是繼續聽聽話話、學業進步、工作順利,尤其是訂了婚的現在整個人都要更成熟!其他在學的表弟妹等同樣要在來年做得更好(特別是去了奧地利的那個),澤民就希望他能在抗爭之餘也多點關心家人……
魚蛋嗎,雖然這一年來基本沒見面了,但都未忘這個損友,除了工作之外你的桃花也是令人感興趣的問題,你那個工作環境仍未有機會開花嗎?:twisted: (之前Dick想約我們三人一起出來敘舊,但到現在都沒能成事,還有肥Ben那邊……)
華英臻社及相關的各位伙計已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奮戰(並感謝今年來了食飯的各位),尤其有至少九個同班的是出來教書(不用說都知有多辛苦)、同班的則有兩個記者,祝願大家在工作上都順利(各位的質素絕對是有料一群,現在相信仍是一樣),並且和自己附近的人繼續打好關係;近數年來和小學同學們的聯絡雖然仍是斷斷續續(始終不那麼容易約聚會),大家仍要加油!
對樹仁新聞系的各位朋友就同樣地祝各位在各自的崗位上順順利利,進修的就學業進步,認識及已畢業的師兄姐弟妹們則祝工作順利、找到合心意的工作之餘能夠發揮到自己的才幹——尤其是現在多了恆商和城大的競爭,但我們憑藉的是我們本身的質素!(不過自己真認識的師弟妹們應該不多了,只是每年回去sharing時都會見到新血入學,然而今年這也斷纜了)
簡單一句,因為小學、中學和大學的朋友真的太多,絕對是懶得開名(要打完肯定要去到2046),於是就更大包圍地希望各位都能學業或工作進步、蜜運中的就繼續有良好關係、追求中的祝成功、結了婚或準備結婚的就生活美滿(這兩年都真的有不少)、未有拖拍的就希望早日找到伴兒(小聲插︰你搞定自己才算吧OTZ),當然還有便是身體健康、心想事成!
何故老師現在於《Ani-Wave》有專欄之餘,還有多方的教學及創作工作,希望他在教學及寫作方面都能成功——而且仍在等候有得寫新作;
各路熟悉的blog友來年繼續順利;
華英可以來年繼續多元化、舊老師們身體健康兼能應付不斷的轉變、以及能管好現在新一代的學生(我絕對不是對著阿輝等朋友講的),也希望新的校長過了一年以後都真能做得來;
樂泉堂能繼續壯大規模,有更多的新朋友來到,尤其是得勝崇拜分堂之後相信能招聚到更多朋友(不過少見了莫牧師和曉暉都很可惜);
樹仁新聞系能繼續提升質素(含硬件)讓我們能與各其他院校的新傳學生爭長短,因為能進這行業的都已有一陣鬥心,且看到系會真有心做得更好;
來年能有更多熟悉的樂隊或歌手來港演出,也希望明年能看到更多緊追日本進度的動畫電影,特別是港視雖然已近乎死亡,但後起的ViuTV希望能接棒,當然港視亦不應放棄申牌;
而對大量我所認識的人則祝願各位來年繼續生猛工作,為自己的理想出發!特別是這年的傳媒行業絕對是一大片愁雲慘霧,有心人多感到士氣低落甚至灰心,但至少還有人情在,不能就此放棄,特別是蘋果打得困難、都市也不能說好很多,希望兩邊的同事朋友們都能繼續努力;
其他仍在職的行家朋友們則希望大家仍為自己的理想、香港的新聞自由努力,因為經過今年,更是顯出我們守著香港最後防線的人,雖然梁朝對新聞自由多番踐踏,但不會成為我們實施大義的阻礙,我們也是那些協助雞蛋的人們;
香港相信明年相信仍會繼續慘下去,在中港只有繼續融合、步向一國一制之下,很明顯就是自己社會自己救,那些不義的高官們早晚會受到報應;泛民若想要有普選就應團結一致繼續抗爭、路線或手段不同都不應內戰,並且要繼續各層面地抗爭(但只為私利的人們是要受罰),特別是明年的立法會選舉絕對會是大戰;
認識不少的社運朋友們則要繼續在政黨外繼續努力,不應被權力所嚇怕、要為了實現大義而繼續奮戰,亦請把我那份力也一併出來;
世界則自然應要更和平更公平,各地的戰爭和仇恨火種盡快消滅、戰火及隔膜能盡快消除;大陸打貪官之餘亦不要倒行逆施、人權自由狀況更要改善,內地的人民也不要以為自己是局外人,而要盡力地透過不同方法改變這個社會、勿怕強權的威脅;當然還希望全世界一起投入對付全球急速暖化、以及其他國際問題如恐怖主義和原教旨主義,不要再當自己是局外人,尤其是伊斯蘭國這個邪惡組織應要盡快消滅!
也希望未來的太空計劃也能一一完成,為人類向著太空進發而鋪路,尤其是月球和火星的計劃應要能實現!
另外請寺田貴信在明年機戰25周年下能製好新的機戰作品(天獄篇的評價最後都不那麼好,魔裝機神系既已完結就可為新一集OG作準備,前提是能回收到WinkySoft的版權,然後當然想有像UX那樣高質的奶粉作,至少BX那種都是)、Games Workshop出的各本新書也不應玩得太過份,尤其是應要將設定時間線想辦法再推進,而FMP亦終於實現第四期動畫化,雖然確實日期仍未有、製作組仍未落實,但我們將希望放在來年!
(更重要的應是那些動畫公司們自重不要搞那麼多萌番和肉番,浪費了很多不錯的作品)

現在這個空白位也有新的目標,但似乎亦沒有甚麼用,所以就只好留白了……

《魔戒》系列中精靈王將Anduril交給亞拉岡前有一段名對答︰「I give hope to men.」「I leave none for myself.」從聽過之後,這兩句到現在都是很記得,可能我現在及以後都是這樣的角色也說不定——背負著孤獨去守護身邊的其他人、為四周的世界戰死而不足懼,尤其是在這不義的時代中,已沒有人能獨善其身……(事實上自己的身體都好像越來越差)
但只要人生路未走完,我仍是會繼續奮戰!即使是死前一秒,我仍不會放棄我要守護的東西!戰鬥既是未完結,就一定不會隨便放棄生命!
怎說也好,要祝的基本上都祝完了(你一直都寫得這麼闊,放地圖兵器嗎OTL),因此在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十一時多的最後,除了一句「新年快樂」以外,便是慣常的一句——

May the God/Force still be with you next year, ALWAYS!!
(今年《星戰》有第七集,似乎很配合?)

明年再見了各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